手机千华网

千小华000.jpg



历史不能忘!南京大屠杀死难者遗属诵家书祭亲人

中新社南京12月4日电 题:南京大屠杀死难者遗属诵家书祭亲人

4日清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者名单墙前,南京大屠杀死难者遗属阮定东、李金城分别从口袋里掏出一封家书读起来。家书是读给他们在南京大屠杀浩劫中失去生命的家人。逝者的名字,用黑墨写就,被镌刻在灰色花岗岩石碑上。

当日,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家庭祭告活动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进行。

今年81岁的阮定东带着一家人前来。老人回忆说,1937年冬,侵华日军轰炸南京,他们在城南柳叶街的家被炸,一家人无处可归,只好去六合老家逃难。在逃到燕子矶江边正准备上船过江时,他们被日本兵追上,爷爷为了保护还很年幼的他,被日本兵刺伤,没过几天就去世了。

战乱年代,亲人遇难无法入土,甚至尸骨难寻,这让不少遇难者遗属感到痛心。2013年,阮定东爷爷的名字“阮家田”刻入“名单墙”。那年清明节,阮定东带着全家四代到此祭拜。

遇难者名单墙位于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的南面,被称作“哭墙”。每年清明节、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前后,这里成了死难者遗属家庭祭亲之地。

献花、燃香、敬香、叩拜……白发苍苍的阮定东和家人用这场仪式追思亲人。

“您(外婆)已经走了,大概只有经历过战争残酷的人,才更加渴望和平吧。”今年68岁的李金城一字一顿,哽咽诵读着“家信”。李金城的母亲是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仇秀英,于今年5月过世,享年88岁。

1937年12月南京沦陷后,当时年仅7岁的仇秀英,曾亲眼目睹其母被日军开枪打死。

过去,总是仇秀英在此诵读家书,今年,李金城从母亲手中接过“接力棒”。“临终前,她还总是叮嘱我们,叮嘱重孙、重孙女,不要忘记这段历史。”李金城说。

今年是南京大屠杀惨案发生81周年。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