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千华网

千小华000.jpg



40年艺术人生 宋春丽基本都是正面形象

著名演员宋春丽,继2012年拍完《大地情深》后,除了八一电影厂里的一些任务,五六年来基本没怎么接戏。前段时间,她在热播网剧《延禧攻略》中扮演太后让很多观众都感到十分惊喜。宋春丽自己也在微信朋友圈中贴出剧照和网友们制作的她的各种“表情包”,笑言自己“蹭上了热点”。

记者为此来到宋春丽家中,听性格爽朗的她娓娓道来这些年的从艺感受以及“一不小心就火了”的幕后经历。

被“延禧”剧组的讲究给惊着了

当初受朋友之邀去拍《延禧攻略》,宋春丽坦言,最开始她就是抱着出去玩几天的态度,一点也没想到这个剧组会这么敬业讲究,更没想到这个戏后来会如此火爆。

宋春丽去拍《延禧攻略》的时候,正好是去年盛夏,天气特别热,“我前前后后去了横店二十多天,正好是最热的时候。火车一进站,刚刚打开车门,迎面就一股热浪迅猛扑过来,把你给顶回去,感觉往前挪出半步,就会给烤焦。身上所有汗毛孔一起张开,衣服立刻就被汗水湿透了。当时正好是骄阳似火的头伏,我还写了首打油诗:“头伏葱,二伏蒜,三伏辣椒香油拌,热你一身大痱子!”

本来天气就热,还要扮古装,所以宋春丽起初有些头疼,想赶紧拍完了就走。因此拍之前,她一再跟剧组说:“别给我加戏哈!”但没想到一进组,发现整个剧组都太讲究了,让她觉得“真是去值了!”

宋春丽回忆自己到剧组第一天去试装,“一进服装间,就把我惊着了!这整个就是个大服装车间,把一层楼全都打通了!设计师、造型师都跟着,然后我就从里到外一件一件的试衣服,如果哪儿不太合适,当时立刻就修改。就我这么一个戏份不多的角色,就有十几套衣服!我说的“一套”不是上下一套,而是从里到外、好多层的“一套”!每次换衣服,都是从里到外全都要换,特别讲究。”

宋春丽以前觉得自己不太适合拍古装戏,但这次的古装扮相,让她觉得很满意:“当时化妆师跟我说‘得把您这眉毛给剃了!’我说剃就剃吧。然后化妆师就给我弄成细细的、清朝的那种样式。这眉毛一弄完,马上感觉就不一样了。等到拍完定妆照,工作人员一发给我,我自己都惊着了,效果太好了。”

最让宋春丽感到欣慰的,是剧组里的年轻演员们也都很刻苦,“大家坐在一起聊天,聊得都是戏,聊怎么创作,包括聂远这种经验已经很丰富的资深演员,一见我也老问:‘您看我这戏怎么样?’ 我们有个剧组群,大家也经常在里面聊。这样的剧组创作气氛,真是挺难得的。”

为拍《延禧攻略》,宋春丽没少受罪。有一次赶上拍人多的大场面,酷热的天气里,一天繁重的工作下来,宋春丽忍不住在微信朋友圈里“诉苦”:“累得连骂人的劲儿都没了,只剩下喘了。累得连哭的劲儿都没了,只剩下流泪了。累得连抬眼皮的劲儿都没了,只剩下闭眼了。累啊……”赶上一场大戏完工时,她又由衷的开心:“完成啦!最大的一场戏,一场外景戏,一场服装、化妆、道具十分复杂的外景戏,一场演职人员最多的外景戏,一场镜头运动最大的外景戏,赶在台风到来之前抢拍完啦!收工的口令一出,现场就像炸了锅一样,大家欢呼着跳跃着。感谢老天爷,感谢所有工作人员,真心的松了口气……”

那些婆婆妈妈的角色就算了

宋春丽这几年接戏不多,她坦言道:“说实话,我们女演员到这个岁数,其实是一个挺尴尬的阶段,已经不是C位,而是偏位了。很少有特别能合适自己的戏,基本上来找你的角色,都是婆婆妈妈、家长里短这样婆媳闹剧的作品。很多这种戏来找我,但我一看就比较反感,心里有抵触,不愿意把自己弄成一个在观众心目中恶婆婆的形象,所以干脆就算了,正好还有孩子的事情要忙活。没想到在家一歇,已经五年了。”

今年,对于宋春丽来说,有着多重特殊的意义,既是她和丈夫结婚40年,也基本上是她正式进入影视圈40年。而这四十年,刚好和中国改革开放的进程也是同步的。

宋春丽1977年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表演进修班。1979年她拍摄了自己第一部影片《苦难的心》,同年又拍摄了第一部电视剧《最后一个癌症死者》,这也是中国改革开放后的第一部电视剧,是个科幻题材片,宋春丽在里面扮演一个教授的女儿。回想那个年代,宋春丽说:“那个时候,大家的心态都是在搞艺术,非常认真。不仅有实践,而且在理论上还要搞研究,写论文。真的很怀念那个年代。”

1981年,宋春丽参演了电影《张铁匠的罗曼史》,很受关注,很多导演都来找她拍片。“当时有好几个好电影剧本来找我,我选中了刚刚因为《城南旧事》而获得国际大奖的吴贻弓导演的《姐姐》。这个戏拍摄过程很艰苦,我们还到大西北体验生活,都付出了很多心血和努力。在那个过程中,我父亲去世了,我也没能赶回去。”

受改革开放的影响,1985年,宋春丽又考入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干部训练班进行深造。1987年,她在毕业电影作品《鸳鸯楼》中饰演了一个深爱丈夫又妒意十足的画家妻子形象,获得了第八届中国电影金鸡奖的最佳女配角提名。同年,宋春丽还参演了后来火遍大江南北的电视剧《便衣警察》,成为家喻户晓的明星。她说:“那几年,连续涌现出了一批经典电视连续剧,《便衣警察》《红楼梦》《西游记》《渴望》……可以说是艺术上大繁荣大发展,这跟改革开放后,人们的思想意识发生了变化很有关系,思想上开放了,创作力也就旺盛了。”

也正因为有很多的好作品,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宋春丽在电影和电视领域都得了很多奖。1988年,她因《便衣警察》荣获第六届电视“飞天奖”最佳女配角奖;1992年,她因《风雨丽人》荣获第十三届电视“飞天奖”最佳女主角奖;1994年,她因在电影《九香》中扮演一个普通农村妇女,获得第十七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女主角奖;1997年,她又因《离开雷锋的日子》荣获第二十届“百花奖”最佳女配角奖、第四届长春电影节最佳女配角奖……

宋春丽笑言:“我的这张脸和我的气质,用何群导演的话来说:‘长了一张共产党员的脸’。所以找我的一般都是正面角色,我四十年演的基本都是正面形象。特别能感受到老百姓的热爱。他们在生活中见到我觉得特别亲切,我有时买菜都不要我钱。”但这也让宋春丽更加重视名誉、珍惜羽毛,她说:“我们这些人受传统教育影响比较深,特别辉煌的年代经历过,低谷也经历过。哪些事该干,哪些不该干,考虑的比较多,做人做事都稳着点儿。”

不吝晒出幸福感受

在生活中,宋春丽率性自然,重情重义,对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都充满热爱。因为丈夫是中央音乐学院教授,所以宋春丽夫妇音乐圈的朋友很多,平时他们经常会欢聚在一起畅聊艺术。宋春丽还喜欢养花弄草,家里的绿植被她照料的郁郁葱葱,生机盎然。花开了,养鱼了,下雨了,生病了,看了场好演出,或是孩子有了进步和成长……她都会用细腻生动的文字记录下来,在微信朋友圈中分享。

每逢春分,宋春丽都会想念父亲;闻到窗外的丁香花香,她又会思念起母亲;看了一出以母女矛盾为题材的话剧,她还会思考孩子的教育问题,并反思道:“生活中,那些不尽如人意的爱,不尽如人意的沟通,失去了多少美好的瞬间,甜蜜的爱情!细微的感受对方,真心的沟通心里,及时的说出想要说的话。爱你的人和你爱的人都需要这些啊……”即便是一个普通的早晨,在宋春丽的眼里和笔下,也都充满着感情:“清晨真好,阳光透过百叶窗洒进房间,把心都融化了。满满地吸口甜甜的空气,心中充满宁情与安详。早安,我的朋友们!和清晨的阳光一起,开始愉悦的一天吧!”

宋春丽如此热爱家人、热爱生活,生活也同样回报以她幸福和美满。今年2月,她和丈夫的结婚40周年纪念日,女儿为他们精心制作了蛋糕、礼物,“把我们都感动晕了”。宋春丽今年过生日当天,丈夫和闺女又为她操办了生日晚餐,她在微信朋友圈写道:“蛋糕是闺女坚持用自己的零花钱买的,说是代表了她的一份爱。打卤面是先生的绝活,从熬高汤到五花肉,黄花木耳的采买,里里外外忙活了整整一天。看他做过无数次打卤面,想都想的出来有多累。看到眼前这一切,眼眶热热的。感恩我的先生,感恩我的闺女,让你们受累了!我们永远是相濡以沫的亲人……我爱你们……”

本报记者王润

精彩推荐